400-898-0766

0-3岁托育中心

上海首个托育意见的示范意义

2019-03-19 14:13:45作者:MoreCare 点击量:
在全社会托育需求巨大、缺口明显的今天,0—3岁的托育机构究竟谁来办、谁来管、怎么管,是一个热点民生话题。上海市政府日前印发《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及配套文件,提出凡符合条件的企业或个人等都可以申请办理托育机构,为0到3岁幼儿托育服务提供长效管理机制,今年6月开始实施。

去年发生的“携程亲子园事件”和“红黄蓝虐童事件”,第一次将“托育”话题全面呈现在大众面前,并使人们意识到,旨在为0—3岁儿童提供托管服务和学前教育的专业机构极度匮乏,已经成为一块不容忽视的“民生短板”。上海本地数据显示,88%的上海户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务,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有这个需求;把视野放至全国,有托幼需求的孩子更高达3000万,但0—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%,远低于一些其他发达国家50%的比例。与此同时,“二孩时代”和“老龄化”的到来,也使得越来越多年轻人感觉到,必须要给孩子找到放心托育的场所。在这些背景下,全国首个托育地方规范出台,对促进幼儿托育服务健康发展,实现“幼有所育”具有标志性的开创意义。

《意见》的一个亮点是明确了准入机制及其规范。一段时间以来,托育机构市场鱼龙混杂,是因为资质获取有难度,特别是在公办托育机构尚有很大缺口的前提下,民营资本介入原本就是合理切口。然而,在一些地方我们看到了一种乱象:办个托育机构不是门槛太高而又有现实需要吗?“黑托儿所”便应运而生,有人随便找个保育员就开班,只求“不出事”就行;保育员培训同样乱象重重,有的3天就能上岗,有的可以拿钱“买证”。上海方面的政策支持社会以多种形式提供托育服务,在经过主管单位同意后,企事业单位、园区、商务楼宇都可以是开办主体,而托育服务队伍也纳入严格管理,不仅拓宽培养途径,还规定了道德教育等课程,这都可以视为“准入机制”上的制度性完善。另一方面,事前事中完善,事后也要有监管,完善综合监管机制、纳入诚信评价机制、加大查处力度,有利于维护市场秩序。

最柔弱的孩子,需要最全面的保护。许多国外托育机构在实践中得出了一条经验,如果要家长放心,就要在全面合规性上下功夫,这包括基本的房屋空间、消防保障等硬件条件,还要细致到供餐管理、与家长沟通等,有的地方甚至派行政人员入驻机构,查看环境是否合格,对从业人员进行家访,进行相应的评估和记录。可以看得出,至少在准入的合规性上,上海出台的相关政策也动了许多脑筋,提出了十分具体细致的要求。例如,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得小于8m2,托育机构负责人须具有6年以上学前教育管理经历,18至24个月幼儿与保育人员的比例应不高于5∶1,应该设有专门的配餐间,并强化配餐安全标准等。特别需要指出的是,新规规定托育机构在主出入口、幼儿生活及活动区域等应安装视频安防监控系统,确保监控全覆盖,录像资料必须保存30天以上,对家长来说,是消除某些担心的必要条件,有利于充分保证托育的安全和质量。

十九大报告将“幼有所育”,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。幼托教育关系到很多人的现实需求,但这方面还有许多政策空白,首个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的规范性文件,充分填充了这项空白。我们期待它能细化操作,在实践中显出“谋民生之利、解民生之忧”的实效。

版权所有 © 北京益咕噜文化传播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53638号

网站地图
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园区